什么都没有

最近终于意识到一个令我自己恐慌的事实:比起事物的本身,如今更吸引我的是我对事物产生的感情。
这说法很别扭,那就换一个俗滥的比喻吧:爱着的是爱情本身而并非爱情对象。
这很不妙,非常不妙。这种迹象在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但那时我并未意识到它的危害性。我正在失去爱的能力,看到别人对事物的热爱时我甚至是羡慕的;为什么人能拥有如此鲜明蓬勃的感情?
当然这不意味着我现在没有真正喜欢着的事物,然而我更清楚自己对真心喜爱之物的过度洁癖症:甚至他人的溢美之辞都令我作呕,遑论其他。目前的两个本命我都是左固定派,这种与大众审美的偏离更是让我本就固步自封的境地雪上加霜。左固定意味着并不想对他做过分的事,更厌恶看见他人的下品妄想,但也并不热衷于让他们得到所谓的幸福——他们选择了自己的路而不是我。
我不以他人的苦难为乐,只是看着。
所以我喜欢音乐啊,它可以是结果也可以是手段,即使我无法爱上其他所有,我也可以爱上爱的本身——它是直击灵魂的。


什么是绝对的?绝对真的存在吗?我觉得狛枝在踏上追求希望的路途中一定思考过这个问题。厌倦了相对的才能论和因果律,所以执着于绝对的希望——这才是你吧,这才是你啊!

2018-04-10
 
评论
© | Powered by LOFTER